楼继伟:投资领域应采取盯市制度 防范"庞氏骗局"
栏目:媒体新闻 发布时间:2019-11-06 14:34
“虽然我国资本市场取得了长足的发展与明显的进步,但也较大程度存在一级市场 庞氏 化、二级市场散户化、会计估值操纵化等一系列问题。”今日,在中国财富管理50人论坛.........

“虽然我国资本市场取得了长足的发展与明显的进步,但也较大程度存在一级市场 庞氏 化、二级市场散户化、会计估值操纵化等一系列问题。”

今日,在中国财富管理50人论坛2019第七届年会上,财政部原部长楼继伟在演讲中作了以上表述,并作了具体的解释。

在楼继伟提出,第一,一级市场存在大量的庞氏融资、庞氏投资现象。他表示,在成熟私募市场中,一个普通合伙人根据自身优势和特长在同类行业或者同一阶段只分期管理一个基金。而境内则突出表现在一个GP管理了相同类型的多支私募股权基金,很可能在各个基金间将项目进行倒手,操纵业绩,并通过不断新发基金来承接老基金中质量较差项目,从而用庞氏投资支撑庞氏融资。各种原因导致,普通合伙人和有限合伙人之间的关系不正常,缺乏信任。比如,LP要求在基金份额中占有较大比例,并拥有投资项目的否决权,或者把GP变成自身寻找投资机会的项目来源团队。理事会层层把关,对于类似的私募股权基金一概不投,投资的基金都是市场中的头部基金。但是通过与市场机构的广泛接触,发现市场中不少机构存在以上问题的倾向。

“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利用自身独特的市场地位,始终强调不断规范GP团队的专业性和专注性。还考虑到境内市场环境和阶段的特殊性,与成熟市场相比,理事会适当放松相关要求,在充分隔离,仅共享法务、IT和财务等中后台的情况下,允许GP管理不同风格、行业和阶段的单一基金,但对各类型基金的交叉性严格限制。”楼继伟说。

其次,二级市场机构投资者散户化问题。楼继伟表示,成熟市场中,以机构投资者为主,投资者大都委托机构,散户很少。机构投资人主要是通过配置获取收益,归因占比超过80%。在组合管理中,基金经理以指数增强的方式来稳定战胜市场,通过降低基准成分股中质量较差股票权重,提高质量较好股票权重,并在成分股调整时纪律性跟随基准变化。成熟市场整体换手率低,价格发现较好,投机行为较少,由于市场有效,基金经理能够贡献的超额收益水平也较低,在几个基点水平。境内市场仍处于发展阶段,存在一定择时和择股的机会。但股票型基金账户持仓率过低,普遍在60%左右,远远偏离指定基准的Beta,也偏离配置要求。此外,账户的交易换手率高,基金经理过分相信择时和择股贡献收益的能力。作为市场中最大的机构投资人,社保基金理事会对纯Beta配置的复制股指投资自营操作,对指数增强型投资委托外部基金操作。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针对上述情况对投资指引进行了改进,严格要求持仓量不得低于80%水平,对基准的覆盖率不低于50%,对择时和择股的范围作出了明确规定。从业绩来看,效果是好的,年化超额收益在600个基点以上,在获取业绩的同时,也推动了市场的成熟。

第三, 投资人“充分”利用会计准则,以有利于自身方式对金融资产进行分类和估值。按会计准则,金融资产可以分为交易类、可供出售类和持有到期类,并可以按照公允价值计价或摊余成本计价,大额持股还可以选择成本法或权益法来核算。会计准则适用性的边界不够明确,自由裁量的幅度较大。各类资金池就是底层资产混乱,层层嵌套,不断加杠杆,并利用准则适用边界不清晰,以更加有利的方式进行会计核算,操纵收益,掩盖风险。

“就这种情况,我还专门向财政部会计司询问,得知我们的会计准则是参照国际会计准则制定,上述情况都符合会计准则规定。但是,在投资领域应当都采取盯市制度,以公允价值计量。这样才能够客观地、纪律性地反映投资的真实情况,有效监控投资风险,防止 庞氏骗局 的出现。”楼继伟说,这种记账方式的改变不能一步到位,要防止在去杠杆过程中导致泡沫全面破裂,引发系统性风险,因此,资管新规设置过渡期是必要的,给了金融机构更充足的整改和转型时间,打破刚兑、禁止资金池、抑制通道,严控风险方向没变。在过渡期结束后,各项投资都应按照国际标准,参照全球投资表现标准,即GIPS,来进行业绩核算。

第四、银行存款风险显现。社保基金理事会是事业单位,选择存款银行参照《政府采购法》,即外部专家参与,以质优价高者得为标准。但工、农、中、建、交质优价低,中等规模的银行报价高,风险大,支付多大的风险对价符合“质优价高”就成为关键点。“但我国监管滞后,风险信息披露不充分,理事会只好抓取公开信息,列出禁入名单,对怀疑其风险较大的银行,则只能靠要求增加国债质押这种方式,在一定程度上防范风险。”楼继伟说。

“上述现象,产生于不良市场风格、规则不当、监管不到位、全社会风险意识低等各方面问题的组合。我们看到,资管新规经多轮修订出台,银行理财部门必须子公司化,以适当隔离风险,基金业协会虽然动作慢了,但仍披露出GP管理的基金数量等等。”楼继伟说。针对上述情况,加大开放力度,吸引更多境外成熟投资者进入境内市场,一方面可以吸引一部分资金进入境内市场,另一方面有利于引导一二级市场的投资理念和风格与国际市场接轨,提高境内投资者风险意识,推动市场逐步走向成熟、行业健康长期发展。同时,采用GIPS对投资业绩进行核算,使得投资业绩更加公允,风险计量更加准确。需指出GIPS有其不足,比如净现值无法准确反映知识产权的价值等等,可以逐步改进。通过监管、机构和市场开放相结合,改变资本市场投资文化,完善资本市场价格发现功能,引导资本向效率更高、前景更好的企业聚集,提升企业直接融资比例,降低企业负债率,进而实现资源的优化配置。

新京报记者 侯润芳